从哪里下载茄子

四道法宝之光,形成四根闪光的结界光柱,将两人封在其中,笔墨纸砚相继闪耀光芒,墨水自行流入砚台之中,墨水化作一条墨江奔腾而下,在砚台的研磨下,散发出奇异之光。

墨江经过研磨之后,带上了一股奇异之光,化作一条墨龙卷向下方的两位大乘期修士,两人各自祭出法宝来抗衡,一个橙黄色的玉牌,一个墨绿色的小铲子。

“还想负隅顽抗吗?”苟不同喃喃自语着,周身真元力顺势爆发,四道法宝顿时光芒大作,拘束之力瞬间提高了无数倍。

那二人自然不想束手就擒,只见那祭出玉牌的大乘期修士喝道,“莽龙撞!”

玉牌之中光芒大胜,一道地龙之影顷刻间变得巨大无比,它一头将墨水化作的巨龙撞成了泼墨之雨,两人看着对方点了点头,这时后者指着两道光柱的下方位置一指,喝道,“掘地三尺!”

那碧绿色的小铲滴溜溜的转动起来,迅速变得巨大起来,随后轰得一声撞向了那修士所指之处,顿时两道光柱中央的结界被一铲子挖的龟裂开来。

两人脸上带着欣喜之色,却在这时苟不同摇了摇头,手一招那只笔幻化而出,在苟不同的手中一挑,被他捏在了手指之间,他用这只幻化而成的笔,蘸着墨水对着龟裂的位置一划,那龟裂处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“欺人太甚!!!”眼看着逃走的希望被轻易抹去了,那祭出碧绿小铲的修士顿时恼羞成怒的大吼道。他手指继续点向了同样的位置,吼道,“给我铲!我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能拦得住!”

而另外一人也操纵着玉牌幻化而出的地龙,对苟不同发动了撞击,然而墨水所幻化而出的龙,死死的缠绕着这条橙黄色的莽龙,不过那铲子也趁机变得更加巨大,狠狠的铲向了下方的角落。

可就在碧绿色的铲子再度撞向结界之时,苟不同先一步招来了纸,这纸乍一看就是普通的宣纸,但是它却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气息,其上不断有氤氲之气升腾,想来不是凡品之物。

只见苟不同对着二人一指,那纸张瞬间向下落去,眨眼间变成了画卷,将二人同时卷了起来,这一幕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,两人并没有来得及作出反应。

就在他们准备想办法脱困之时,苟不同持笔蘸墨在这画卷的外面,泼墨挥毫写下了一个大字,而这个字乃是一个封字,之后一切归于平静。

一份清心小自在

那玉牌跟小铲失去了主人的操控,光芒顿时暗淡下来,变回了原来大小,跌落到了地面之上,而那两位大乘期的修士,此刻则被彻底的封在了画卷之中。

苟不同手一招画卷顿时缩小,自动飞到了他的手里,这时蛮千钧上前问道,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苟不同摇了摇头道,“这件事还得书院给出统一的意见,既然有人无视书院的规矩,那么也必将会承受书院的怒火,蛮兄我这就回书院复命,剩下的便交给你们了!”

蛮千钧点点头道,“好,一路小心!”

苟不同点了点头化作一道光消失在了天边,蛮千钧看着四周即将结束的战斗,他直接将自己的气息释放开来,震慑住了那些仍想负隅顽抗之辈,之后便是收割战场的时候了。

过了不一会,敌人被歼在了这里,人数竟然有七八百人,足足是他们这些人的二十倍,而且对方还派来了两位大乘期修士前来助阵,江枫苦笑着说道,“这些人还真是看得起他们啊……”

但是调侃归调侃,对方既然舍得这么多人来拦截他们,那么便代表着绽笔城那边此刻必定是危机四伏,他对蛮千钧说道,“前辈,事不宜迟,我们需要赶紧赶往绽笔城,我觉得的那里要出大事了!”

与此同时知州地界,一股阴霾笼罩着知州大半的土地,到处都充斥着诡异的寂静,原本热闹的山林变得静默下来,原本飞翔的鸟儿失去了踪迹,奔腾的走兽也不见了踪影,知州到处都是人心惶惶,因为不知从何时开始,原本漂浮在天上的那个巨大的月亮熄灭了。

要知道那可是知州的象征,不夜州的象征,可是它却诡异的从天上掉了下来,而之后整个知州便笼罩在了阴霾之中,之后刘宝城与武城相继出现了诡异的影子,而且还屡次三番受到袭扰。

守城的宗族子弟伤亡不少,却始终对敌人摸不到丝毫轨迹,他们就像是鬼魅一样,凭空出现然后凭空消失,如此一来原本负责守卫绽笔城的刘琦,不得不带着刘家的族人们回撤祖地跟支援刘宝城。

这使得绽笔城的城防,在瞬间去了一大半人,而且为了避免他们在返程途中遭到伏击,契尔克亲自带领着两个大队的碎石金雕卫,护送着刘琦离开,如此一来绽笔城的防御力再次被削弱了。

无奈之下宇文无敌下令关闭四边城门,禁止任何人进出绽笔城,同时将城内结界阵法部开启,以防有人趁机进入这里捣乱。

可是诡异的是绽笔城四周静悄悄的,根本没有丝毫的动静传出,然而越是如此,就越是牵动着宇文无敌等人的心神,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,往往越是惨烈的大战前夕,就越会出现此等诡异的寂静场景。

而此时护送着刘琦返回祖地的契尔克,突然发现自己身上的无垢结晶开始释放出光芒,同时他感受到了某种危险的气息,正快速向他们包围而来。

啾~

尖锐的唳鸣之声响起,顿时碎石金雕卫们就摆开了战斗队形,同时下方的刘琦也收到了契尔克发出的警告,刘家的修士以术法照亮了夜空,却也将敌人暴露在了视野之中。

无数猩红之目闪烁着嗜血之光,从四面八方以惊人的速度向他们冲了过来,刘琦眉头一皱,下令道,“防御阵型,迎击!!!”

“是!!!”刘家族人齐声吼道。

就在这时天空突然阴云笼罩,幽蓝色的闪电在空中狂舞,伴随着可怕的雷鸣之声,一道道巨大的影子,在这雷云密布之中穿梭,直扑上空的碎石金雕卫而去。

契尔克命令碎石金雕卫组成环形防御,让他们绕着自己进行盘旋飞翔,等待对方的出现,而下方的战斗,却在瞬间进入到了白热化,只见夜空之中各种属性的法术齐鸣,术法的光芒点亮了夜空。

平原之上轰鸣之声甚至盖过了上方的雷鸣电闪,可是那四面八方的敌人,就像是蚂蟥一般,黑压压的翻滚着向前冲,它们根本不在乎同伴死了多少,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干掉眼前的所有人,然后美美的饱餐一顿。

可能是刘琦率领的这些修士攻击太过猛烈,逼迫的这些家伙之中的一些,不得不卸去伪装,恢复自己的本来面目,一头头体型超过数丈的海妖,它们丑陋不堪,浑身覆盖着粘稠的鳞片,挥舞着狰狞的爪子,向前猛扑过来。

不可避免的接触战瞬间打响,手持兵刃的刘家修士,顿时与对方杀做一团,若是单论攻击力跟防御力,刘家修士自然不及这些力大无穷且贪得无厌的海妖。

但是人族繁衍至今,最大的一个优势就是懂得团结协作,一个人的力量抗衡不了,那边组成一个队伍,于是便看到一排排的修士三五成群围坐一团,他们之中有的负责御敌,有的负责防御,有的则进行火力覆盖,剩下的随时策应跟防备突如其来的攻击。

一个个小团体之间的距离不会超过三百米,这也让其他的队伍有机会进行支援,与他们不同的则是海妖的疯狂,它们不需要什么团队协作,它们有的只是数量的绝对优势跟悍不畏死的行为。

对它们而言,深渊海鳗的命令乃是绝对的,因为它们只懂得杀戮跟吞噬,这也是深渊海鳗一族培养它们的目的,如此廉价的战争机器,只要拥有足够的数量优势,便可以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风暴,摧毁任何阻挡之人。

就在下方惨烈的厮杀之时,上方的战斗也终于打响了,密集的雷电呼啸着从天而降,但是它们却没有能够伤害到碎石金雕卫,契尔克指挥着碎石金雕们冲上天空,不过他没有贸然进入那可怕的阴云之中,而是命令碎石金雕卫进行投击。

金色的飞矛呼啸着刺入阴云之中,却倾刻间石沉大海,这时以五人为一队的碎石金雕卫,他们围在一起,开始拼命的向着阴云扇动翅膀,可怕的风之力开始吹拂这些诡异的云团,将它们不断的向上吹去。

可就在这时一头巨大的幽蓝色影子突然从阴云中飞出,数十道诡异的蓝色闪电从它身上窜出,直奔其正下方的碎石金雕卫而去,虽然这个小队已经足够小心了,可惜还是中招了。

可怕的闪电瞬间将他们包裹起来,一阵诡异的声响过后,碎石金雕连同他背上的碎石金雕卫一并,冒着黑色的烟气,从天空之上跌向地面。

契尔克顾不得心疼,因为他知晓了这幽蓝闪电的可怕威力,而且更为诡异的是,这闪电击中他们五个之时,他分明看到这五个金雕卫连同他们坐下碎石金雕一起,仿佛灵魂出窍一般,灵魂在飞出身体的一瞬间,就被上方那可怕的庞大身影给吞噬掉了……


© 2023 黄片抖阴 | Design Theme by: D5 Creation | Powered by: WordPress